背景:              字号:   默认

570、徐林森再出手(1/2)

“老板,我刚刚托关系加入了艺术社团,”高阳在他刚租的大摆锤大楼的公寓里,小声打着电话。

“嗯,说说进展。”

“也没什么新情况,就是感觉这艺术社团有点诡异,他们好像是真的诚心实意在做好事,没有玩什么套路,”高阳说道。

陈易东冷笑:“一个小社团还想学人做慈善?今天下午,连第八区、第七区这边都听说鸽子笼的事情了,听说还有人想要跟我抗议。做慈善做到我的家门口,真是可笑。”

“目前看来他们的野心不小,不过,他们跟上面应该没有联系。我接下来怎么办?”高阳问道。

“跟上面没有联系就好,我还担心是哪个大佬跑来游戏人间的呢。。你继续当卧底,确认他们和上面没有关系后,就把那个艺术社团老板张清欢的行踪调查清楚,然后我安排人去杀了他,”陈易东笑道:“社团自然要有社团的做法,看不顺眼,灭了就行。”

“明白,我被一个叫罗万涯的人安排在他身边了,那货说是看重我的潜力,要带我好好了解一下艺术社团,”高阳说道:“我可能近几天还无法掌握张清欢行踪,但最多三天。”

高阳立下了军令状。

陈易东说道:“那就给你三天,那张清欢并不难杀,赶紧掌握他行踪,杀了他这艺术社团就散了,到时候你就能回来了。”

……

……

庆尘从午夜的黑天鹅餐厅里走了出来,紧了紧自己的领子,喷吐出一口厚重的白色雾气来。

22号城市的冬天很冷,尤其是宵禁之后,无人的街道便显得更冷了。

如今也不用他去照顾那些,被他和神代云罗联手灌醉的酒蒙子了,庆尘给王经理交代过,以后专门留两个人在礼宾部等着收拾烂摊子。

他现在是黑天鹅的摇钱树,自然说话极其管用。

庆尘朝轻轨站走去,搭乘着空空荡荡的城际轻轨返回第九区。

以往的轻轨在夜晚都满满当当的,装载着所有从下三区出去的午夜打工人返程。

但现在宵禁了,许多下三区的居民都丢了工作。

轻轨也就寂寥了一些。

这轻轨上的监控, 都被小偷们损坏了, 也是下三区里有名的地下交易场所。

就在这架轻轨将要进入第九区的时候, 张梦阡从隔壁车厢走来,将一个黑色袋子扔在他脚边,便继续往前走去。

庆尘拾起地上的袋子, 趁着轻轨即将进站减速时,打开车窗翻身跳了出去。

他咬着那只袋子, 紧紧攀附在轻轨站所在的大楼外墙体上, 如同壁虎一样, 倒着向下爬行。

阴影里换了衣服出来,那一副接近荒野人似的装扮, 让他与之前在黑天鹅餐厅里时的形象截然不同。

20分钟后,庆尘一路贴着城市的阴影前行,来到第六区一家“灯火霓虹下我们一起脱裤子放屁”酒吧, 这名字一看就充满了朋克风格。

庆尘小声嘀咕道:“这名字还挺水呢。”

说着, 他缓缓推门而入, 然后将酒吧的门从里面咔哒一声反锁上了。

此时此刻, 酒吧里三十多名神代财团的时间行者,正一起欢声笑语的看着台上脱衣舞娘扭动腰肢。

甚至根本没发现有人从外面进来。

庆尘走过一人身边, 手掌轻轻搭在一名时间行者脖颈上捏动。

咔的一声,那时间行者便歪头倒在了震耳欲聋的音乐声里。

庆尘肆无忌惮的行走其间,待到有人发现他时, 他已经处决了十多个人。

“八嘎!”有人看到尸体从门口一路蔓延到里面,顿时就慌了, 他要从腋下的枪套里拔出手枪,可庆尘已经来到他的面前。

却见少年一拳横向击打在他太阳穴上, 大拇指的指节顶在太阳穴上,一瞬间的震荡便震破了对方大脑之内的无数血管。

当这名时间行者躺在地上时, 两只眼球都被血液渗成了红色。

一名时间行者没有携带配枪,举着椅子朝庆尘冲来。

只是他刚来到庆尘面前,庆尘蹲下身子一拳击打在他膝盖内侧,咔嚓一声,他的膝盖瞬间骨折,膝盖向外突出,骨茬也从皮肤中刺破而出。

庆尘在酒吧内如鬼魅般穿梭, 一拳一拳的击打在所有人身体关节处、致命部位,稳定又精准。

然而就在他杀至舞台边缘时,那站着脱衣舞娘的舞台骤然破裂,从下面杀出两人来。

高手!

拔刀!

刀光!

酒吧内的灯光泼洒在刀身上, 仿佛被凝聚了一样,与太刀一同反向朝庆尘泼洒而来。

庆尘瞳孔骤然收缩,两名切舍御免武士!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极品家丁小村那些事魂帝武神这个大佬画风不对神级升级系统打穿西游的唐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