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166、回归(求月票)(1/2)

“宝宝,你是不是该回归了,”李依诺看向南庚辰低声问道。

南庚辰趁别人不注意,偷偷看了一眼手臂上的时间,还有半个小时:“嗯,马上。”

“回去记得好好休息,这几天你都没睡好,回表世界去就轻松一些了,”李依诺细心的交代道:“咱们在这里还不知道要困多久,回来之前,记得尿干净点,咱们没密封袋可以用了……”

南庚辰一阵无语,心说这交代的也太细了吧,好在没人听见。

自打庆怀触发规则逃离后,秋狩队伍、神代家族两人、七排的士兵,全都待在原地不敢动弹了。

他们点起巨大的篝火,所有人凑在一起围着篝火,谁也不敢单独行动去走夜路,生怕自己被禁忌之地的黑暗给吞没。

所有人都被那一系列的异变给吓的心神不宁,纷纷沉默寡言起来。

就在此时,北方传来密集的脚步声,纷乱却有力。

众人齐齐看去,赫然发现有集束式手电照来。

那灯光的亮度太强,以至于所有人都被刺的不由自主抬手遮挡。

在这危险的禁忌之地,秋狩队伍的神经绷得太紧了,以至于当他们看见异常的时候,有几个人下意识的想往后跑。

但一扭脸,却发现已经有士兵悄无声息的抄到了他们后方,面无表情的拉起一条封锁线。

篝火旁的众人纷纷站起来,一个一个全都带着不知所措的表情。

来的是数百名联邦士兵,他们将众人团团包围起来,一名中年人缓缓排众而出。

他甚至没有搭理李依诺、神代靖丞,而是看向七排士兵:“你们为何会在这里,庆怀呢!”

这支联邦集团军本就在附近游弋,进行野外拉练,准备在指定时间接应庆怀。

接到李依诺的求援后,他们第一时间赶来。

毕竟秋狩队伍全都是财团子弟,这要被荒野人团灭了,还不知道希望传媒和联邦日报的那些记者们会闹出什么幺蛾子。

可他万万没想到,本应该几天后才离开腹地踏上归程的野战连,竟提前出现在禁忌之地边缘!

这说明庆怀的任务出意外了!

王丙戌往前走了一步,想要求这支联邦部队先把李依诺给护送出去,不要节外生枝。

结果李依诺拦住了他,因为她也想知道庆怀等人在禁忌之地里面到底经历了什么。

或者准确讲:庆尘到底是怎么以一己之力团灭庆怀部队的。

“庆怀人呢?”中年人见七排士兵五人说话,再次问道。

“几个小时前,庆怀长官触发了禁忌之地的规则,他没有说什么,直接朝北方冲去,应该是想在规则杀死他之前逃离这里,”七排长宁顺回答。

中年人没再多说废话,回头对副官说道:“扇面地毯式向北方搜寻,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此时,中年人感到头皮一阵发麻,他都不知道回到联邦,该怎么跟庆怀的母亲解释!

这可是庆氏四房年轻一代的希望!

他看向七排长,这件事情必须有个答案。

“你刚才说庆怀触发规则?”中年人觉得有些不对劲了,明明庆怀知道的规则比士兵们更多,怎么士兵屁事没有,庆怀却出事了?

宁顺解释道:“有一个士兵像是被鬼附身了似的,突然要杀庆怀长官。庆怀长官本想用匕首逼退他,但他却跟送死一样自己非要撞上匕首,导致长官触发了规则。”

说到这里时,在场所有人回忆起那一幕都打了个寒战。

他们不知道禁忌物ACE-019的作用,所以当他们想起王强那诡异的举动,还有对方临死前那诡异的笑容时,都觉得‘鬼附身’太贴切了。

中年人环顾着所有人的反应,冷声说道:“什么鬼附身,分明是有人知道规则,控制或收买了这个士兵!”

“你们为什么会提前返程,为什么出现在这里,把你知道的过程全都给我说出来!”中年人说道。

宁顺犹豫了一下说道:“长官,在这里说,万一说错了什么会触发规则……”

中年人冷笑:“不说你现在就得死。”

宁顺狠了狠心,回答道:“因为找不到荒野人,庆怀长官带我们抓捕了981生产基地里的一家农户,将他们带到这里实验了禁忌之地的规则。紧接着一个少年出现了,他利用某个规则,一口气杀掉了两个排的士兵,于是庆怀长官决定带领我们先去追杀他。但后来我们几乎全军覆没,只能放弃任务直接撤退。”

宁顺怕触发规则,便没有细说过程。

这时,中年人身旁,一名被震惊的连级军官皱眉骂道:“你他娘的放什么屁呢,一个人能追杀你们一百多号人?”

军官,卒。

规则:不能说脏话。

眼瞅着军官面色渐渐青黑,显然又是被不知名毒虫蛰死的。

中年人看着军官的尸体:“早就交代过……把这个废物的尸体给我拖走!”

七排长宁顺哭丧着脸:“长官,我们的战友也是被规则坑死的啊,那少年不知不觉间就能让我们中招!”

“咦,曹巍呢?”中年人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事情,知名点姓问道::“为什么没见到曹巍?”

宁顺道:“后来曹巍长官独自去追杀那少年后,就没再回来,庆怀长官说……他肯定是死了。”

中年人凝声道:“你在说什么胡话,曹巍是C级高手,而且用基因药剂强化了感官,你说他去追杀一个普通人,自己却死了?!”

中年人太清楚曹巍是什么人了,因为他如今这野战营营长的位置,原本就是曹巍的!

那可曾是军中数得上的人物!

他原本还想问问曹巍什么情况,但对方却已经死了?!

宁顺说道:“长官,您可以将我们全部隔离审问,如果我说的话有半分谎言,您可以送我们上军事法庭。”

其实,当听到这里时,李依诺就很笃定这少年就是庆尘了。

她身边的南庚辰一直面无表情,看起来像是在发呆,内心里却在吐槽:就尘哥那智商,玩死你们也确实不冤枉。

而那些一直还蒙在鼓里的秋狩队伍、神代家族,却是第一次听到真相。

在此之前,庆怀的说法是:他们已经完成任务提前返程。

大家虽然存疑,但谁能想到竟是被一个少年给追杀回来的。

而且这种数量上的对比也太惊人了,一边是一整个野战连,另一边则是一个少年。

这种真相来的太过猛烈了一些!

众人面面相觑着,谁也没听说过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号人物!

中年人的眉毛都快拧在一起:“说具体过程!”

“他带我们去了一片诡异的灌木丛,他能顺利趟过去,可我们的人趟过去时却粉身碎骨……”

“我们将他逼向雷区,但他却像是开了金属扫描仪似的,精准的避开了所有反步兵诡雷……”

“那少年唱了一首歌,将我们杀的只剩一个排……”宁顺说道。

“唱了一首歌?杀了你们几十号人?”中年人愣了一下。

“嗯,”宁顺点头,他说到规则时便惜字如金,生怕触发什么规则。

中年人皱眉,也没听说过唱歌能杀人的规则啊:“唱的什么歌?这个能说吗?”

宁顺赶忙说道:“报告长官,这个可以说,不是唱歌本身能杀人,而是……”

“那你唱给我听一遍,”中年人说道。

宁顺唱道:“门前大桥下,游过一群鸭……”

有财团子弟突然被逗乐了:“这首歌我也会,快来快来数一数,二四六七八……”

财团子弟,卒。

所有人瞪大了眼睛,几乎全都猜到了规则的真相,他们想说点什么,却又不敢说。

李依诺顿时有点牙疼了,这审问有点费人啊!

她对中年人说道:“让其他人都散开吧,我们几个了解情况就行。”

中年人点点头:“依诺小姐、神代靖丞先生留下,其他人都退开!王副官,你也留下!宁顺,你继续说!”

南庚辰准备离开,却被李依诺拉住了,她对中年人说道:“这是我的人,不用离开。”

中年人迟疑了一下:“好。”

宁顺说道:“长官,那少年很诡异,对002号禁忌之地的规则异常熟悉,而且对这里的地形也特别熟悉,就像在自己家一样。我们尝试着围猎他,但他总能找到地形摆脱。对方在山野之间奔跑时如履平地……”

“荒野人?”中年人问道。

只有荒野人才能在山野之间如履平地,因为他们从小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

宁顺想了想诚实回答:“长官,我们也没法确定他是不是荒野人,但衣着……不像是联邦人。”

彼时,庆尘已经换上了秦同平日狩猎时穿的衣服,确实不像是联邦人。

“等等,他身上有机械肢体吗?”中年人问道。

“没有,”宁顺回答:“我们七排没和他打过照面,但如果他有机械肢体,遭遇过他的士兵会第一时间汇报的,因为这属于重要情报了。”

这下,中年人觉得对方更加符合荒野人的特征了。

就在此时,李依诺忽然漫不经心说道:“听他说荒野人,我突然想起一件事情。在进入禁忌之地前我们一直被荒野人追杀,但这群荒野人并不简单,因为有火塘的人掺杂其中。”

“火塘!?”中年人的气息滞了一下,联邦集团军倒不用惧怕火塘,对方面对正规军一样要东躲西藏。

可关键是,对方不应该出现在这里啊。

他看向神代织、神代靖丞,后者也点头确认。

李依诺继续说道:“火塘在荒野上团灭了神代家族,也把我们逼进了禁忌之地,在此之前我就怀疑,他们是有长老带队的,不然没那么容易团灭神代家族。”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极品家丁小村那些事魂帝武神这个大佬画风不对神级升级系统打穿西游的唐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