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312、来不及了(求月票)(1/2)

“我很好奇,你俩到底是怎么结的梁子,”庆尘觉得有些纳闷:“按理说,都是师父的人,不该团结一些吗?”

“跟他团结?”李东泽冷笑:“从认识他到现在都十多年了,这十多年里他放过我51次鸽子,我跟他团结?”

庆尘心说,原来还是个历史遗留问题。

“江小棠也是师父收养的吧,苏行止似乎也是师父收养的孤儿,那为何江小棠并不认识苏行止呢?”庆尘感到好奇。

“苏行止不是老板收养的孩子,”李东泽看了庆尘一眼:“他的身份要特殊一些,小时候老板将他寄养在其他人家里,除了我们几个最早被老板收养的孤儿,其他人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庆尘好奇了,难道苏行止还有什么独特的身世?

李东泽好奇道:“小老板,你不是应该在半山庄园吗,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难道你能自由进出李氏庄园了?”

“嗯,”庆尘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问道:“胡小牛与张天真两人表现如何?”

“现在我把一部分账款收回业务给他们了,”李东泽说道:“想看看他们的能力,目前看来还不错,张天真这小子脸厚心黑,适合做我们这一行。不过,胡小牛坦坦荡荡,给下属分配利益时公正公允,更能服众。小老板找这么两位搭档来恒社,还挺会看人的。”

“为什么要给这个业务?”庆尘不解。

“因为这其实是最难的,”李东泽说道:“如果真的只是社团之间打打杀杀,那只需要有胆子就好了,但账款收回业务不同,你收钱的对象未必是恶人,还有可能是好人,他们只是被逼无奈欠下高利贷。”

李东泽这么一说,庆尘便能明白这业务难在哪里了。。

以恶制恶容易,以恶制善却是心性、手段的考验。

李东泽说道:“小老板就别担心他们了,过不了这一关,他们可入不了这一行。良心什么的都先收起来,先明白这世界有多无奈再说吧。”

“那你当初面对这种业务时,是怎么做的,”庆尘好奇李东泽到底是个什么为人。

李东泽想了想说道:“之前最难收的一笔账,是一个老头借钱为了给老伴救命,结果医药费虽然凑齐了,但老伴并没能救活。”

“这笔钱你要回来了吗?”庆尘好奇。

“要回来了,”李东泽说道:“我把他们儿子卖去庆氏当仆役了,庆氏给的钱。小老板,你可能期待我说一个非常巧妙的方法,又要到钱,又不伤害他们,但这种事情没有两全之计的。恒社的利息已经是放眼联邦社团里最低的了,只比五大银行高一线,我不能把社团搞成慈善基金会吧。我不是找什么借口,生活本就如此。如果你觉得这样不对,那就跟老板一起,从根儿上改变这个世界。在那一天到来之前,我并不想做一个好人。”

庆尘若有所思。

他重新换上Zard的面目,走出了不落幕会所。

李东泽看着少年的背影,不知道想些什么。

他看了一眼手机,然后发出去一条语音:“看到我发的照片了吗,你没有合影吧。”

……

……

倒计时162:00:00.

早晨6点钟,李恪已经带着身后的学生,以及那些刚刚回到半山庄园里的李氏精锐,开始跑步。

学生八名,李氏军中精锐十二名,加上李依诺与南庚辰,总共二十二人。

他们每个人都已经从枢密处那里得知即将发生什么,只是不知何时才会发生。

半山庄园里,当他们从某处别院经过时,脚步声就会惊动别院里的人,以至于好些人围观。

李束等人跟李恪不同,他们不是还在学堂里的温室花朵,而是这个家族里在外面见过风浪的,真正的后起之秀。

所以当大家在人群里看到这些人时,心中便不由的泛起嘀咕来。

如今外界都在说,李束这些人脱离部队,是为了回半山庄园治丧。

李氏很多人知道,老爷子身体确实不行了,但李束等人也不是要治丧的样子啊,分明也是冲着那位教习先生才回来的!

这让人不禁深思,那位教习先生到底能教什么呢?

其实这个不难猜,一位讲武堂的教习,又让枢密处为他做背书,除了正统修行之法以外,还能有什么?除此之外,没有什么武夫能让堂堂财团能如此兴师动众。

要知道,修行实力对很多财团成员来说还在其次,正统修行之法所带来的额外寿命,才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没有后遗症的增加寿命!

事实上记录准提法的小册子里,也有相应的记载:准提法为通五部之殊胜密法,每一灌顶修持准提法之人,必增二十一年之寿命,长短自知。

也就是说,当胡小牛、张天真、李彤雲他们完成第一个小周天得到灌顶的那一刻起,寿命就直接增长了21年,至于具体增长了多少,21年是底线,再往上全看个人资质和修行实力了。

这种正统修行之法,能够让人疯狂。

可问题是,正统修行之法也太难得了吧,那位年轻教习又是从何处找来的呢?

这时候有人想起来,那位名叫庆尘的教习刚来时有人调查过,说是李长青身边的一位基因战士。

能有正统修行之法的人,会给自己注射基因药剂吗?!

但是,枢密处肯定不会搞错。

于是,庆尘的来历与身份更加神秘起来。

跑完步,李恪径直往知新别院走去。

门口有两个小胖子早早便等在那里,看见李恪便问道:“昨天晚上我们跪在门外的时候,你就在秋叶别院里面吧?”

李恪看了两人一眼:“嗯。”

其中一个小胖子又问:“那你为什么不劝先生开门?你知不知,我们跪了两个多小时!”

李恪没有为了一时口舌之快,便反唇相讥,他只是平静说道:“该上课了。”

“叛徒,李氏子弟不团结兄弟姐妹,反倒帮一个外人先生,”小胖子冷声道。

李恪平静的看了过去:“你去问问你们父母,是否敢去枢密处说这种话?”

昨天,李恪在学堂里受了极大的委屈。

今天,那些同学依然对他冷眼相待,只是不知为何,李恪内心已经一点都不难受了。

就在此时,学堂外面又走来十多人,却赫然是李束这些从军中归来的尉官、校官们。

李束看了一眼小胖子,笑眯眯说道:“记住了,谁再敢为难跟我们一起跑步的八个人,我就上门把他吊在树上打,回去告诉你们父母,就说是我李束说的。”

小胖子打了个哆嗦,这李束前些年在18号城市可是恶名昭著,在学堂里也是无法无天。

枢密处当初专门下了批示,不准他再入学堂。

李束的父母也狠心,直接将他送去联邦集团军,从基层小兵熬起。

其他李氏子弟,都是在军校里面深造几年,出来便是尉官,没几年就校官了。

而李束,这些年在军中一步一步熬上来成为尉官,收敛了心性,这才重新回到家族选拔的视野里来,甚至还把他调到了他舅舅手下。

在财团里,将一个子弟调到自己人手下,这是一个很清楚的信号:家族准备给你快速提拔了。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极品家丁小村那些事魂帝武神这个大佬画风不对神级升级系统打穿西游的唐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