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778、庆氏家主的凶狠(1/2)

北方前线,庆宇平静的坐在指挥营帐里,手指不停的敲击着桌面。

他在等待。

算算时间,此时此刻庆迟应该已经抵达5号城市了吧?

庆迟带去的不仅仅是战事情报,还带去了庆宇为庆尘准备的几份小礼物。

礼物都不贵重,就是几尊金佛、金菩萨。

每一尊金佛若给了普通家庭,恐怕能一辈子衣食无忧,但庆尘如果成为了董事局主席,每年那么多分红自然看不上这点东西。

但这礼物代表了庆宇的态度。

庆宇身为前线集团军总司令,如今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以他的身份地位,根本不用给家族中小辈送贺礼,换做庆一这种身份,过一百个生日也不可能收到他的礼物。

只有家主、董事局主席的身份,才值得他如此兴师动众。

所以庆宇的态度很明确了:在他心里,庆尘已经是未来将要执掌庆氏的人了,自己心甘情愿鞍前马后。

这才是最重要的。

指挥营帐里,一位副官看向庆宇:“老板,以你的地位,其实没有必要这么早站队。借这个机会,您完全可以把庆幸的未来给安排好。”

不是不站队,而是没必要这么早站队。

政治就是交易的把戏,哪怕庆宇已经给影子交了投名状,庆尘想要获得他的支持,也得给出更多的承诺,比如未来这次洗牌后,庆宇的儿子庆幸获得某些职位。

庆宇的位置太重要了,这种职位已经不是谁一声令下就能换掉了。

他完全可以待价而沽,但他并没有这么做。

庆宇敲击桌面的手指停下,他抬头看去:“我这一辈子只站在庆氏利益这一边,谁上去对庆氏有好处,我就支持谁,这是我当初对银杏山上那位的承诺。”

副官愣了一下,这句话透露出庆宇与家主似乎还有隐匿关系,可之前没人听说过。

庆宇这个人的行事作风有些奇怪,他在庆氏财团内就像是一头孤狼,不结党不营私,掌管着庆氏二分之一的空军,跟谁的关系都不太好。

但就这样一个臭脾气的人,却一步步成为了庆氏集团军总司令。

“其实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秘密,”庆宇笑了笑:“当初我年轻的时候谁也看不惯,总觉得老子天下第一,学堂里学习成绩第一,下棋没有对手。但因为太目中无人,搞得一个朋友都没有,庆坤当时和我是学堂的同窗,天天纠集几个狐朋狗友放学了堵我。我父母走的早,也没人帮我,只能任由他们欺负。”

副官愣住了,这竟然是自家司令的陈年糗事?

庆宇继续说道:“当时火种军校开始招生了,我特别想去,笔试成绩我又是第一名,但面试的时候火种军校的校长说,我的性格不适合参军,太独了。当时我为这事郁闷了很久,连庆坤都考上了,我竟然没能考上。别人都有父母帮忙活动,我没有。”

副官奇怪道:“您军事指挥能力在联邦数一数二,当初怎么会没通过面试?而且,您最后不是去了火种军校吗。”

“复试是一场全息沙盘上的军事演习,”庆宇说道:“当时我统帅部队为右侧偏军,而主力部队被敌方围困,考验的题目是让我给主力部队解围。但是我仔细研究沙盘后就发现,即便我很努力的给主力部队解围,也依然无法获得胜利,但如果我能快速突进直取敌方大本营,敌方根本没有阻拦我的力量了。所以,我做了题目之外的答案……战争的目的,不就是胜利吗?”

副官沉默了。

“那个夏天我被火种军校拒绝之后,就天天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抑郁的不想出门。结果某天下午庆忌找到我家,把我带到了银杏山上,带到家主面前。他说他可以说通火种军校的校长给通过复试,”庆宇笑着说道:“我当时也不知道脑子怎么抽了,我问他,是不是想让我感恩戴德的给他当走狗,如果是要赔上后半生的自由换取一个机会,我宁可不要。”

庆宇继续说道:“但老爷子笑着说不用,他只需要我永远站在庆氏利益这一边就可以了。我去了火种军校,往后的日子里他再也没有找过我,就仿佛那个夏天的谈话从没发生过一样……但是他的那句话,我记住了。”

庆宇:“所以为了庆氏利益,我哪怕再看不惯庆坤,我也不会在大局面前给他使绊子。所以你们都觉得我应该待价而沽,但在我看来,我只是做出了符合庆氏利益的选择。密谍司这个情报机构,在影子手上也没有这么恐怖,如今我必须承认,他这几天做的事情,我是办不到的。每当我在全息沙盘上复盘这几天的战斗,总会觉得惊奇,战斗里一环扣一环,竟然把神代打的一点脾气都没有,最后影子部队甚至都没有减员,太神奇了。这样的人,就应该成为家主啊。”

副官思索片刻:“但剑走偏锋未必适合正面战场。”

庆宇摇摇头:“正面战场有我们就够了。”

“您是默认他要当家主了……”

庆宇笑道:“我们也没有别的选择,不是吗?”

“您现在手握军权……”

庆宇摇摇头:“我?我不是当家主的料,如果我来当家主,庆氏过不了多久就没了。”

他看向副官:“走吧,巡视营地,今晚怕是要杀很多人。”

此时北方前线已经没有神代、鹿岛的部队了,他要杀的只能是自己人。

庆氏集团军因为战争而齐聚前线,庆宇虽然身为总司令,但这前线可不是只有他的部队。

庆诗父亲的部队,庆闻母亲的部队,庆原父亲的部队,如今都只是在这里服从整体调配而已。

今晚大家在5号城市对家主、庆尘发难,怕是前线也做好了充足的准备。

那些发难的政客与商人不过是被人推出来站台的,真正的好戏还在暗处。

这也是他派庆迟回去轮休的原因。

……

……

5号城市宴会厅内,依然安静着。

李可柔穿着黑色的晚礼服,在人群里偷偷的观察着。

她看着那些刚刚还对庆尘发起诘问的人纷纷闭嘴,心中便一阵暗自高兴,仿佛这会儿赢下一局的人不是庆尘,而是她……

她看见有人默默交换眼神,还看见有人表情里出现尴尬的慌乱。

唯有庆尘还在淡定的从桌上拿着点心,仿佛刚刚庆迟所说的事情,都与他无关似的。

她身边的闺蜜小声说道:“难怪你想要嫁给他。”

李可柔平静道:“你不懂。”

别人只当她是爱慕庆尘,可只有她自己才明白自己的心情,那是一种超越了爱慕的崇拜,与性别无关。

没有同龄人能真正理解一位野心家。

先看到这里,把此书加到书签

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页
他们都在读: 极品家丁小村那些事魂帝武神这个大佬画风不对神级升级系统打穿西游的唐僧